麻黄黄黄碱💊

杂食动物

一个置顶

♞圈名是麻黄碱,之前的ID是这个→RAINGLOSS,平时叫什么都OK👌

♞本质是个话痨但是非常非常非常怕生,所以如果不回复不理人大部分情况是怂了(。)欢迎找我唠嗑!

♞爬墙速度很快,是杂食动物,基本上没有雷点
   喜欢人外和老男人

♞最近的墙头(不定时更新):
       ♢HANNIBAL→主食hannigram,互攻ok
       ♢K→尊礼/礼尊
       ♢Mads Mikkelsen←他超可爱!

♞以前的墙头:(翻lof叭我懒得列xxx)

♞扩列欢迎戳qq→2488014421

♞高三长弧

【祭司组】The Milky Way

*12版祭司组背景,已补档

*我终于写完这个欠 @星啸 的PWP了哈哈哈哈!!感觉已经很OOC了甚至不敢打tag…就是想知道有多少人吃这对。

*ABO产乳 私设有 注意避雷!

*大概设定是发情期服用抑制药就不会散发信息素,闻到信息素也不会发情,抑制药每次药效是八小时。

*食用愉快!

像是有谁打翻了牛奶瓶,又像是有谁在中央空调口放了一大块奶油蛋糕,总之,会议室的空气中有了淡淡的奶香。Caiaphas站在荧幕前边正在总结昨天的工作情况,会议桌前大半人昏昏欲睡,Annas和Caiaphas又穿了同款西装,全身黑得发亮。

第一个被怀疑的是Annas,毕竟这一屋子人里只有他嗜甜如命。有人信誓旦旦保证他看见Annas在下午茶时间吃小甜饼,还用小银匙子舀面前的草莓奶油冰淇淋。当然,最后没有人敢去证实。对于此类问题,Annas通常会眉头一拧眼神一凛,冷冷回一句:“与你何干?”不管是八厘米还是二十八厘米的身高差都在这时消弭了。

但今天似乎不同。在例行晨会上一贯面无表情埋头记录的Annas今天却眉头紧锁,空调开到25°C,他却出了汗,好像连衬衫都濡湿了。还没等细看,Annas就把椅子重重往后一移,急匆匆地离开了会议室。

那声摔门声似乎稍微惊醒了昏沉的各位。大家看看门口,又看看Caiaphas,后者清清喉咙,话锋一转,三两句就结束了讲话。甩下一句“解散”,Caiaphas也离开了会议室。看看手表,至少比平时早结束了十分钟,这下子谁都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两位上级之间是出了什么状况。而具体是什么状况,并不用费神太多。

所有人都知道Annas的性别是Omega——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可以隐瞒,况且,也不会有人敢拿这个开玩笑,毕竟谁都不想被Annas和Caiaphas共同解决。千真万确,那两个站在一起就颇有喜剧效果的人是一对儿。只要你不是瞎了眼睛,就能从他俩出奇的默契、过于亲密的互动以及Annas解开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隐隐约约露出来的吻痕中看出这点。

全文走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36921

【hannigram】厨房play

*投喂亲友 @星啸 用
*私设有
*食用愉快

       “威尔,你来切姜。”
        当威尔接过汉尼拔递过来的刀时,一种怪异的冲动笼罩了他,他想如果他手法足够精巧,他完全可以把那把刀插进汉尼拔的主动脉:喷涌而出的血会打湿他的衣服。威尔握着刀柄,最终沉下气来。
        他一直提心吊胆,他不知道汉尼拔什么时候会发现他的把戏,亦或是他早就发现却缄默。实际上,他觉得这做的有点过了,他确确实实杀了并肢解了穴熊,弗雷迪·劳兹为此假死,如果事情被披露,他会被逮捕。威尔只希望这一切值得。
        “你心不在焉,威尔。”汉尼拔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他触电般震颤了一下,左手的食指上出现了一道伤口,他的血滴到刚切好的姜片上,姜的汁液让他的伤口火辣辣的。
        汉尼拔拉过他那只伤手检查伤口:威尔松开手把刀放在砧板上,“只是一点小伤口。”威尔嗫嚅着,“Dr.Lecter,你不需要…”汉尼拔把那根伤指含进了嘴里。
        威尔没想过汉尼拔会做到这份上:汉尼拔粗糙的舌苔拂过他的伤口,鼻翼微微震颤。威尔抗拒似的小小挣扎了一下。
        “化学制品,”当那只伤手被汉尼拔松开时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下一次别用那么多——最好别用——对你不好,也盖不掉血腥味,”汉尼拔舔了舔嘴唇,“你的手心出汗了,告诉我,威尔,我让你感到不舒服了吗?”
        “完全没有,Dr.Lecter,只是想到如何摆放它让我心率加快。”
        “你只需要放松,让你的本能告诉你该怎么做。像你肢解兰德尔那样。”
        “容我发问,”威尔觉得喉咙发干,“Dr.Lecter,摆放你的受害者时你的心率有加快吗?”自从恢复治疗后,威尔一直在给汉尼拔放长线,但汉尼拔从不咬钩,威尔感觉他的伪装越来越难以维持,在伪装这方面他比不过汉尼拔。他太过精明,威尔对于逮捕他实际上希望不大。
        “心率容易加快对连环杀人犯来讲不是个好习惯,”这答案模棱两可,无法成为呈堂证供,威尔不打算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如果你确实想知道,我只能告诉你现在我的心率在加快。”  
        “因为姜?”
        “哦不,当然是因为你,我亲爱的威尔。”
         汉尼拔一直这么直白吗?威尔暗自思索了一下。似乎是。对病人产生感情合乎医患协议吗?
         汉尼拔放下手上的食材和餐具朝他走来,威尔没有动,汉尼拔带肉腥味的手贴上他的脸颊,滑到后脑勺,随之靠近的是他的脸,挺拔的眉骨,抿着的薄唇——他在笑,眼神却在无声询问。
        “May I?”

以下走微博↓

https://m.weibo.cn/3599692437/4160192805904392

【虎狼】我的监护人是如何相爱的(点文)

*来自 @虎大 的点文,希望喜欢
*电影背景,有bug请轻拍
*食用愉快

“Victor.”Logan郑重其事地坐在沙发上,“我们俩有爱过对方吗?”

“嗯???”Victor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Laura问的。她说她得写一篇关于她的父母是如何相爱的作文。”

“所以你默认我们俩是她的父母了??”

“严格来讲她确实和我们有血缘关系。”

“可她叫你爸爸叫我叔叔,按咱俩这关系她也得叫我爸爸。”

“别扯这些,”Logan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跟Laura说明天晚上我们和她一起写那篇作文,所以…我们俩这真的算相爱吗?”

“不算,”Victor干净利落的下了结论,“所以我们得编一通。”

Logan叹了口气,“你说有对关系这么奇怪的监护人会不会对Laura产生什么影响?你看,她整个人生都不太正常……还有我们那些黑帮啊雇佣兵啊之类的经历会对她有害吗?”

“这是父爱的优柔寡断吗?Jimmy?”Victor不明意义地笑,“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你这样。”

“如果你动Laura一根手指头,我非杀了你不可。”Logan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Victor一眼。

“开玩笑的,那小姑娘我都不一定打得过,你把她看得真重要。”Victor耸了耸肩,转变了话题,“Laura早就见识过比你这更恶劣的事情了,薯片对她有害,你还不是由着她吃?她可是连人都杀过,还赌过博,飚过车,你就别在意这些东西了。”

“嘿!赌博可是你教她的!”Logan站起来糊了Victor一巴掌,那巴掌在Victor脸上留下一条红印,很快就消失了。

“赌博也没什么,Logan,真的,不赌博我也当不上赌场经理,更别说养你们俩了。没有我说不定这会你们已经被拉去做实验了呢。”

Logan扭过头不再理会他。

----

第二天晚上,Laura把纸摊开,拿了支笔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Logan戴上他那副眼镜,摸了摸Laura的头,问她:“在学校怎么样?”

“还好。”

“你没把爪子露出来吧?”

“没有。”Laura寡言,这一点在Victor接收他们之后得到一点点改善,在可以保持沉默的场合,Laura仍旧选择保持沉默,只有跟Logan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话才会稍微多一点。

Laura上的是普通学校,不会再有专门接收变种人的学校了,Laura必须注意不能把能力暴露出来,为此她小心翼翼,时刻绷紧精神不让自己受伤,为此她没什么朋友,为此Logan和Victor花更多时间和她相处。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Laura显然对他俩的经历很感兴趣,写好了标题仰头看Logan。

Logan扯了张椅子坐在Laura旁边,Victor站在他俩后面。

“首先是一个正常的开头…就写你的监护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认识了吧。”Victor站在Laura背后探头看那张作文纸,Laura准备动笔,又抬头用眼神询问Logan。

“按他说的写吧。”Laura这才开始动笔写。

“这是不是不太公平?”Victor露出獠牙笑,Logan瞪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让他注意点别吓着Laura。

“呃…他们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情,发生过分歧也争吵过,”Logan一字一句斟酌着说,“但是最后他们发现最了解对方的还是彼此,于是就一起生活了。”

“别忘了写爱情的结晶是你。”Victor又装模作样地补充了一句。

“写这点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够了吧?”Logan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Laura,“老师规定了字数吗?”

“没有。”Laura还在埋头写。

“够了,再在后边随便写点感想就行了,”Victor把背直起来伸了个懒腰,“模棱两可的句子随便找两个人都能套进去,篇幅也不会太长或太短,这事比想象当中倒是的容易不少。可以休息了吧?”

Laura放下笔之后抬头看他们俩,“我想听真话。”见Logan不解的看着她,又匆忙补充了一句,“我不会写进去的也不会说出去的,和我杀过人这件事一样。”

Victor嗤嗤的笑了两声,Logan看着Laura的脸问她,“你确定想要听吗?”

“我很好奇。”

“告诉她吧Logan,不适宜小孩听的部分你就跳过。”Victor也在一旁怂恿。

“好吧,我们两个会告诉你的,我先开头,Victor,如果有哪些东西我没记起来的你补充。”

----

“我们俩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这一点是真的,我和Victor算是兄弟。”

“可你们好像一点都不喜欢对方。”

“后来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我们当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兵,嗯…该怎么说呢,为了钱去杀一个或者一群人。”

“这不太好。”

“确实不好,所以我和Victor起了分歧,我离开了。”

“直到现在?”Laura显得很惊讶。

“不不不,没那么平凡,”Logan意味深长地看了Victor一眼,“后来Victor找到了我,杀掉我周围的人,我怎么都摆脱不了他。”

Victor耸了耸肩。

“他恨你吗?”

“这你得问他。”

Laura把眼神投向Victor,Victor不明所以地笑,“很复杂,这没法说。可能你以后会明白。”

一段长长的沉默。

“我们继续。”Logan咳嗽了一声,“当时我只感到愤怒,愤怒冲昏了我,直接导致了现在我的境地。大概是那种金属破坏了我的自愈能力。再后来…我只记得在被植入金属之后我杀了很多实验室里的人,然后就到中弹失忆了,中间的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们两个一起杀了队里那个话很多的家伙,后来你被子弹射中了头。”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恢复记忆的?”Laura问Logan。

“我说不清楚,有时候它会突然蹦出来,像原本就在我的记忆里而我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而已。”

“你还记得我曾经找过你几次吗?”Victor插嘴。

“没有印象了,太多人找过我。”

“你杀了其中的大多数,剩下一些是我帮你解决的。”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来找我麻烦??所以你是在持续跟踪我吗?”

“一开始是,后来没有了。”

“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你也在吗?”Logan思索了一阵子之后开口。

“那件事太大了,几乎人人都知道。你是想责怪我没有去帮忙?”

Logan保持沉默。

“我只保证你的生死,别人的和我无关。”

“我们还是不要提这件事了。”Logan叹了口气,转向Laura,“Laura,该讲的我们都讲完了,你该睡了。”

“你们完全没有相爱。”Laura严肃地看着Logan。

“一开始就没有,兄弟情可能有一点吧,不过也只有一点而已。”Victor毫不忌讳。

“我搞不懂,”Laura拧起眉头,“如果完全没有感情你们怎么能接吻?而且没有反抗。”

“你搞不懂的事多着呢,Laura,”Victor看着瞪大眼睛的Logan,“以后你会知道即使是兄弟,像我们那样接吻都是不妥的。以及Logan,你明明知道瞒不住她,还那么惊讶干什么?”

“好了…Laura,别跟任何人提我和Victor接吻的事,好吗?”

“以及任何我和他之间的过界行为。”

“Victor你给我闭嘴!”

“好好好,我不说话。”Victor对着Logan愤怒的喊声露出他的虎牙。

Laura似乎被搞糊涂了,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俩拌嘴。又是一阵沉默之后,Logan转过头向Laura保证周末带她去游乐园玩以补偿他俩的争吵给她的惊吓。

“我可以和Victor叔叔去赌场吗?”Laura说出这话之后Logan的脸黑了一半,旁边的Victor噗哧一声乐了出来,如果不是Logan瞪着他他估计会摸摸Laura的头夸她干得漂亮。

“Victor,我待会儿再跟你好好谈谈怎么教育孩子。还有Laura,赌场那地方不适合你,你最好别去了。”

“可是——”Laura看着Logan,“会有人陪着我的。”

Logan无奈地看了看Victor和Laura,最终咬牙,“好吧,你可以去,但是只是玩玩,Victor,你必须跟着她。”

“嗯哼。”Victor和Laura交换了眼神。

“好了,到此为止,Laura,你回房间睡觉,Victor,我们两个需要好好谈谈。”Logan揉了揉太阳穴,表示自己为这两个家伙操心操得天天头疼。

--------
*写完这篇就爬坑了_(´ཀ`」 ∠)_一共产了大约五六篇,想产更多但是热情消退无能为力,有缘再见,感谢大家

【宗周/周宗】无解(点文)

*来自 @肉包非 的点文 希望喜欢!
*检察官宗像x警察周防
*由于对司法一窍不通所以bug请忽视><
*食用愉快

这件事最初来自我一位做警察的朋友。那时他正在审理一宗杀人案,犯人也是个警察,叫周防尊。据我的朋友说,他用一把手枪把受害人的脑袋轰爆了。被审问时他似乎完全没有要反驳的意思,立刻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但关于动机,他一直保持缄默。

这些东西是我的朋友在一次来访中跟我提起的,虽然和我毫不相干,我却立刻对这宗案子感兴趣起来,大概缘于猎奇心理。我请求我的朋友多给我讲点细节,他这才提起另外一个人——宗像礼司。

(已经试了很多次LOFTER还是说我有敏感词orz只好走微博,链接放下面↓并没有肉!!!)

https://m.weibo.cn/3599692437/4132720001442898

【虎狼】FLAMMABLE②

*预警详见上篇
*NC-17预警
*食用愉快

        公共浴室的淋浴间排成好几列,隔板短的可怜,皱巴巴的帘子上全是涂鸦和粗言秽语——谢天谢地这儿还有帘子,不然这会儿他就要被看光了。Logan靠着那块隔板气喘吁吁地想。

走链接↓

https://m.weibo.cn/3599692437/4130949061387874

50Fo点文

浑水摸鱼混到了50fo…万分感激,惯例点文👀
·happytreefriends全员,啥cp都行
·尊礼礼尊 可逆 
·hannigram
·伪双子内部消化 可逆
·刻命裕也x黑崎健介 可逆
·虎狼 不逆不拆

给汞留个位 @星啸 
ps产出速度会很慢orz以及点文截止到7月底吧…如果太多的话会吃不消

【虎狼】FLAMMABLE①

    *下篇走这里
    *大概是漫画设定
    *普通人
    *NC-17预警
    *食用愉快

    Logan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和牢狱之灾扯到一起,而这都是因为该死的Victor Creed。杀人的从来都是Victor,某天Victor突然栽了,连带着把他也栽了进去。更糟糕的是他俩给分配到了同一间牢房。

    这是天大的阴谋。Logan在Victor硬生生捅进来的时候倒抽了一口气。

    监狱这地方全是无赖,这间尤其臭名昭著,里面关的净是些杀人犯,狱警和犯人私通,犯人之间有毒品以及各种玩意儿的交易链,强暴也经常发生。Logan看过不止一回。好在他俩都挺壮,没招惹什么麻烦。

    但麻烦自会找上门来。

https://m.weibo.cn/3599692437/4116371246014634

【虎狼】我们终将不再分离

*狼3背景下的某平行宇宙
*捏造有
*食用愉快

Logan躺在地上,他累了,并且浑身都疼。他身体里有几颗子弹,已经衰弱下去的自愈能力还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它们排出去。那几个纠缠不休的偷车贼仍旧围着他拳打脚踢,他不耐烦的忍受着。就差那么一点儿,他的钢爪就要弹出来了。

惨叫从他头顶传来,对他身体的打击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皮肉撕裂声,枪声,金属撞击皮肉的闷响,所有这些声音在五分钟内完全消失。借着微弱的灯光Logan看见有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他头旁边,蹲下来打量了他一会儿。

“Logan.”这声音Logan再熟悉不过,“看起来你现在的情况大不如前啊。”

Logan啐了口带血的唾沫,“…Victor.”他的声音很沙哑,像喉咙被钝刀割过。Victor,他同父异母的哥哥,Logan被那颗合金子弹打中肩膀而不是头部之后他们见过很多次,维持他们之间暧昧的关系。他们打了很多次架。流了很多血,也许搞了几次,Logan记不清了。每一点关于Victor的记忆都充满鲜血,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后来Victor就消失了,一点儿征兆也没有,Logan偶尔想他。他失踪了大约七八年,七八年里Logan的生活翻天覆地。Logan老了,能力衰弱了,他的同伴接连走了,他被迫害,而为了逃避这些迫害他被迫隐姓埋名当了司机。在他最潦倒的时候,Victor就这么突兀的,毫无准备的出现在他面前。Logan想这大概就是命运,毫无逻辑,抽你一鞭子又给你糖,捉摸不透。

从回忆里挣脱出来之后Logan睁开了眼睛。他在一个小旅馆里,沾上泥土和血的衬衣被脱下来卷成一团扔在地上。伤口仍旧火辣辣地疼,他在床上躺着,不想动弹,浴室里头Victor弄出来的水声让他感到安心。

水声停了,Logan吃力的撑起身子,Victor光着上身出来——他几乎没变,身上还是一点伤痕也没有,指爪闪着森森的光。他的能力完全没衰弱,单从这一点来看,他就比Logan好得多。

他打量了Logan一会儿,“你身上有伤疤,L你的自愈能力出什么问题了?”

Logan没回答。显而易见,他的能力正在衰弱,问题出在他身体内部,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但这很严重,假如他的自愈能力完全消失,连伸出他那六根钢爪都有可能让他失血过多。“你去哪儿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当雇佣兵,”Victor回答他,“跟其他变种人一起为私人组织杀人赚点报酬什么的——后来这种行为被禁止,有个国际组织开始追杀我们,我回来避避,”Victor顿了顿,“不过我已经杀了他们很多人了,最近他们没来找我麻烦。”

Victor坐在了床上,他俩很久没离得这么近了,Logan僵硬了一下。

“那么…话说回来了,你怎么收手不干了?”Victor扭头看Logan,“这可不像你——到现在这份上你还想隐藏自己的本性吗?”

Logan叹了口气,“时代变了,Victor,”他一字一顿说得极慢,Victor专注地听着,“你也看到了,我的能力出了点问题…形势再不如以往,我总得保住我的命不是吗。”

Victor盯着Logan,Logan说不上那是惋惜还是怜悯,“这可不是理由,Jimmy,永远不是。”

Logan挣扎着下了床,走到衣架前把Victor的外套披在身上,好像那是他自己的衣服,“我不该跟你白费口舌的,Victor,别再用那个名字叫我。”他把衣袋里Victor的钱夹拿出来,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然后把钱夹扔在桌上,“最后给你个提醒,我们都老了。”他开了门,走了出去。

在他打开门的时候他听见Victor在后面对他喊,“我们必须抱成一团,记得吗?”

Logan没有回头。

他们的确都老了,自愈因子对细胞的衰老丝毫不起作用,他看见Victor鬓角里夹杂着白色,而他自己的眼睛也不太能看清了,晚上在路上他必须戴眼镜。实际上他并不愿意承认他老了,但日渐衰弱的能力和明显大不如前的身体每天都在提醒他这个该死的事实。

再次碰到Victor是三天后的一个夜晚。那时Logan正往他的庇护所走,他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于是故意拖慢脚步。在他停下的时候他身后的巷子里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随着一具躯体的轰然倒地停止。Logan退到巷子里想看看情况。

即使戴了眼镜他也无法快速适应黑暗,巷子里有个人朝他走来,Logan闻到了血腥味。

“你戴那副眼镜真滑稽。”是Victor。

Logan终于看见地上有具尸体,Victor俯身从尸体身上摸出来张名片,借着一点光眯着眼睛看,“这个人跟踪你一整天了。”还没等Logan开口,他就掏出打火机,点着了那张名片。

等那点火星完全消失,Victor才朝Logan笑了笑,“看来你我的境遇都差不多啊。”

Logan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还想问你呢,”Victor收回他傻呵呵的笑容,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这个人跟踪你不止一次了吧?他背后有组织,而那个组织的目的是杀了你。”他踢了一脚尸体,“听见没?金属骨骼,改造你的组织还活蹦乱跳呢,你就这么懦弱?”他抬眼看Logan,等着他的回复。

“你一旦杀了他,我的行踪就暴露了,他们会追杀我。”

“即使我不杀他,他们也会追杀你。”Victor把那具尸体踢到一边,“逃避从来不是办法,这道理你我都懂。你现在怎么了?”

Logan深呼吸了几次,他给气得发抖,为了不让自己伸出那几根钢爪,他在努力克制。他本来过得挺好——至少比现在好,虽然受人监视,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他潦倒,但这可以忍受。他不能忍受Victor在他的生活安稳下来时又闯进来,像以前一样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他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满手鲜血的生活——

那几根钢爪到底是伸出来了,插在Victor的肩膀上,把他钉在墙上,Logan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你非得一次又一次的搅乱我的生活?”

Victor疼得抽气,但还是咧开嘴笑,“噢Jimmy,Jimmy,你怕死吗?当然不,而且你根本就不会死。我们生来如此,你只是不愿接受,杀戮是我们的本性,而满手鲜血才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你不接受呢?”

“你这种该死的生活方式是在叫我去送死,你看不到吗?”

“我说过很多次了,Jimmy,你不会死。”Victor断言。

好了,Logan决定放弃跟他这个不讲理的亲属讲道理了,他抽出爪子,收回去,快步往巷子外面走。Victor疼得呲牙咧嘴,但仍旧跟上来。

“只有我才能杀你,Jimmy,我说到做到。”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动手?”Logan瞥了Victor一眼,他的伤完全好了,肩膀那块的衣服上有六个洞,看起来很滑稽。

“我还不想让你死,”Victor耸了耸肩,“换句话来说——在我让你死之前你都不会死,你随时可以寻求我的帮助,当然,你不寻求我也会保护你,谁叫我这么爱你呢?Jimmy,你觉得怎么样?”

这太过了,Victor从没这么明目张胆过——不,其实仔细想想他一直这么明目张胆。Logan没有去看Victor的表情——他现在一定得意洋洋,“…随便你”他声音里全是妥协。

“我就把你这话当做默认了。”Victor朝他得意地呲了呲牙,“这像不像小时候?现在没什么能再让我们分离了。”

“但愿如此。”Logan小声喃喃。

“不,一定如此。”